375_60全網01 375_60鄢陵云川(雷光輝)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園藝景觀 » 正文

潘公凱:美術事業永不停歇 國畫跨界城市設計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10-12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于園媛  瀏覽次數:60
核心提示:潘公凱近照。甘暢攝/光明圖片  下午兩點半,室內安靜極了。會議桌上擺滿了書刊資料,潘公凱搬起一沓沓材料摞起來,清理出一片
           

潘公凱:美術事業永不停歇 國畫跨界城市設計

潘公凱近照。甘暢攝/光明圖片

  下午兩點半,室內安靜極了。會議桌上擺滿了書刊資料,潘公凱搬起一沓沓材料摞起來,清理出一片小小的空間。

  “作為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我的工作就是課題和研究,太忙了。”72歲的潘公凱頭發有些花白,坐在辦公椅上,身體微微前傾,語調溫和。記者來訪的當日,他已連續從上午工作到此刻。

  原先與潘公凱約定的采訪時間是中午一點鐘。我們好奇,潘先生中午不休息嗎?他的助手答復:“不休息。”中午十二點抵達潘公凱工作室時,助手告知,潘公凱一直在開會,研討一個建筑設計方案。

  時間一點點過去,快一點鐘了,快兩點鐘了,潘公凱一直在忙碌。

  “潘先生不吃午飯嗎?”

  “他吃盒飯,邊開會邊吃。”助手回答,補充了一句,“習慣了。”

  當我們目送潘公凱把客人送走,轉身他就把我們邀請進了會議室,中間沒有片刻休息。

  潘公凱1947年出生于浙江寧海,是國畫大家潘天壽之子,藝術家、美術理論家、美術教育家,連續在中國美術學院、中央美術學院擔任院長,主持并領導了兩所學院的跨越式發展,曾任第九、十、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現為復旦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央美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

  “我的工作中,最重要的就是把中央美術學院建設成世界一流的美術學院,這是非常實實在在的工作。中央美院的土地、教學面積增加了好幾倍,專業也增加了好幾倍,學生數增加了七八倍,這是實實在在的發展。”談起在中央美術學院擔任院長的13年,潘公凱連續用了兩個“實實在在”,充滿自豪。

  潘公凱在中央美院創辦藝術管理和藝術教育專業,為各大美術館和博物館、拍賣行,以及各級政府文化管理部門輸送專業藝術人才。

  他看到國際藝術教育體系的變化,認為傳統美術教育只重視國、油、版、雕等造型藝術還有所欠缺,積極呼吁與世界接軌,推動設計藝術教育發展。

  交通工具設計是潘公凱一手創辦起來的新專業。“中央美院在準備建立汽車設計專業的時候,是零基礎。”潘公凱說。他在世界各地尋找這方面的老師,最后在美國藝術中心設計學院找到華裔教師、設計師汪鎮宇,總算有了起步。

  汪鎮宇開始上課1個月,有學生到潘公凱辦公室說:“這個老師布置的作業太嚴格、太多了,不合理。”汪鎮宇解釋,汽車行業競爭激烈,參與這個行業的設計師必須有強大的抗壓能力。學院的老師也有意見,說汪鎮宇性格特立獨行。“但是我支持他,因為不這樣,中國的汽車設計上不去,中國設計師怎么培養得出來。”潘公凱說,“汪鎮宇老師這套辦法確實有用,學生能力特別強,到大學三年級就可以參加各種世界大賽并獲獎,到第5年的時候,得獎總分確實在全國該設計專業排名第一。5年,他真的做到了從零到全國第一。”

  “兩大塊,一個是純藝術,一個是設計,都是必需的,不這樣的話,中國的美術學院在世界上不會有重要的地位,就無法跟國外競爭。”潘公凱說。

  在中央美院期間,他還帶領團隊承接了多項國家重大工程。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獎牌設計、北京殘奧會獎牌設計、奧運會體育圖標設計、色彩系統設計等等,都是出自央美設計團隊之手。

  當時,北京奧運設計正忙得不可開交,上海市政府又專門前來聘請他擔任世博會中國國家館展陳設計總策劃和總設計師。

  “這是一個很辛苦的過程。我每星期要去兩次上海,每次都是通宵。”那段時間,潘公凱從北京坐晚上的航班,半夜抵達上海,到了之后就開始找團隊開會,后半夜開到三四點,然后團隊去修改方案,早上向組委會匯報。匯報完了,再開一個小會,討論如何修改和執行,之后潘公凱再飛回北京。

  “所有事情不親自去是干不成的,我就是盯到底,在最困難的地方、第一線奮斗。”談話進行很久,潘公凱沒有喝水,坐姿也基本沒有變化。

  除了管理工作,潘公凱說自己的專業是4個方向,第一是中國畫,第二是美術史論,第三是藝術管理,第四是城市與建筑設計。跨界是他的鮮明特征。這幾個專業之間有什么共通之處?創造性思維。他說,真正做好跨界實踐是不容易的,其中的關鍵是:先要能守得好界,才能跨得好界。

  前幾年,潘公凱主持“中國現代美術之路”課題研究,獲得“第七屆高等學校科學研究優秀成果獎(人文社會科學)”一等獎。“在我們這里什么是‘現代’呢?就是要跟中國的近現代歷史連在一起,在中國的歷史和語境當中,中國需要的就是‘現代’。這個‘需要’是中國人自己的判斷,不是西方的判斷,而是中國人自覺的選擇。”這時他站起來,打開書柜,展示厚厚一排書。目前,這套書的韓文版已經出版,日文、法文、德文版本都在翻譯,要在這些國家正式出版。

  潘公凱現在擔任復旦大學哲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幫助復旦大學籌建藝術哲學專業。他與西方哲學領域的學者切磋、交流、合作,希望通過與西方繪畫方法論以及形式語言的比較,深入探究中國畫“筆墨”的獨有特性。

  “為什么要找他們?”潘公凱說,“對中國筆墨非常復雜的闡釋,我希望讓研究西方哲學的人來聽,看他們能不能聽懂?能聽懂,我覺得算成功。中國傳統的闡釋,大多數時候西方人聽不懂,漢學家聽不懂,說給誰聽,自說自話有什么意思?我的目的是要讓全世界聽懂,希望跟國際主流的語言接軌。”

  兩個小時談話結束,潘公凱送我們出門。一層大廳掛著幾幅他的大寫意繪畫,荷花枝葉蒼勁,氣象傲然。潘先生在一片蒼然筆墨前站立,望向遠方。然后一轉身,他又回到會議室,下一項工作已經在等著他了。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北京彩票中奖 手机麻将作弊器哪个好 a河北十一选五走势 足球即时比分分析 股票指数在哪里看 微乐湖南麻将免费下载 二分彩 欢乐麻将好友房新版本 竞彩足球比分推荐预测 北京小赛车怎么玩能 中体网即时指数 即时比分-中国足彩网比分直播 明星三缺一经典单机版 山东体十一选五走势 捷报比分网网球即时比分 舍伍德的罗宾 哈灵百搭麻将胡牌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