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_60全網01 375_60鄢陵云川(雷光輝)
 
當前位置: 首頁 » 園林 » 園林新聞 » 正文

城市更新莫忘古建筑保護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8-31  瀏覽次數:144
核心提示:增城夏街村有上百座古建筑。馮善書 攝  早在七八年前,政府便已規劃要對夏街村進行連片改造,而改造的范圍約達63.63公頃。在廣
           

增城夏街村有上百座古建筑。馮善書 攝

  “早在七八年前,政府便已規劃要對夏街村進行連片改造,而改造的范圍約達63.63公頃。在廣州城中村改造三年行動計劃中,夏街與新何、東華等5條村赫然在列。”近日,在增城搞了十多年規劃工作、一直在參與當地古村活化的武文溥向南方日報記者表示,如果現在還不吁吁社會各界加大對這條千年古村的關注,該村上百座古民居、祠堂、門樓和古廟等歷史建筑,很可能將面臨巨大破壞。

  近年來,隨著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的正式實施,以廣州、深圳、東莞和佛山為代表的珠三角城市,開始進入城市更新加速發展的快車道。

  隨著一大批社會資本紛紛搶灘這場萬億級的改造開發盛宴,廣東珍貴豐富的歷史文化遺產應該如何在城市更新中避免破壞,也引起了一些有關政府部門、學術團體和社會機構的擔憂。

  增城千年古村被納為“三舊”改造范圍

  廣東是嶺南文化中心地、海上絲綢之路發祥地、中國近代民族革命策源地,也是廣府文化、客家文化、潮汕文化交匯地。廣州增江河西岸的大片古村落,被武文溥等鄉村規劃志愿者譽為一本活著的嶺南歷史文化教科書。

  被麻石大街貫穿全村的夏街,是增城最大的城中村,亦是最古老的村落之一。

  夏村人世代以耕讀傳家。這座千年古村,至今仍聚集著上百座清末建成的民居古宅,10座已列為不可移動文物的祠堂、門樓、古廟。14年前,武文溥大學畢業后正式來到增城區城鄉規劃與測繪地理信息研究院工作,參與新農村規劃、美麗鄉村建設、深入鄉村調研的過程中,他發現增城居然還存在一批歷史建筑保存不錯、空間格局比較完整的古村,這跟他在其他一些“新村”所看到的新房建起一片又一片、新村規劃卻找不到半點影子的現象形成了強烈對比和反差。難得見到如此原生態的傳統建筑群落和村民居住空間,武文溥的內心馬上升起了一股想要努力借助自己專業知識去帶動村民守護好這些資源和環境的沖動。

  不過,讓他“感到遺憾”的是,即使像夏街這樣的古村,大量的老房子要么空置,要么出租給外來打工者使用,由于年久失修,有的外墻、屋梁已開裂,有的屋頂雜草叢生,有的被亂改建。“像夏街這類古村落,若無法活化利用、不產生新的使用價值,遲早會自然消亡。

  事實上,記者在現場看到,多棟原本矮層的歷史建筑已經被村民自主拆建成“高層”的小產權房。而隨著今年廣州城市更新工作加速推進,與夏街類似的一批古村落亦引起一些社會有識之士的高度關注。

  大拆大建給文化遺產保護帶來壓力

  記者了解到,舊廠房、舊村莊、舊城鎮“三舊改造”已經成為廣東城市更新的推進器。不過,在“三舊改造”不斷推進的同時,也給一些城市原有歷史文化遺產的保護帶來了壓力。廣州市城市規劃勘測設計研究院專家丁卓明對各地市“三舊”改造中的實際案例進行過深入研究。她發現,建設性破壞已經成為影響歷史文化遺產保護的主要問題。尤其是在城市更新的過程中,由于政府、企業(開發商)、產權人、利益相關人等的利益協調機制不暢,周期過長、資金短缺、活化門檻高而造成的更新改造動力不足,公共參與不足等,都會嚴重阻礙到對這些歷史文化遺產的保護。

  廣東省城鄉規劃設計研究院總工程師、廣東省三舊改造協會規劃與設計專委會主任委員馬向明表示,在舊改工作發展的初期,由于缺乏系統性政策引導、政府監管不足,參與進來的市場主體都以商品房開發為主。特別是隨著城市的擴張,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由于房產收益率高,在這一更新階段,大部分的土地更新項目以商品房開發為主,村民、開發商與政府在“舊改“博弈的過程追求利益最大化,由此也在一些地方的項目中出現了歷史文化資源破壞、公共服務設施不足等問題。

  記者調查發現,一些地方的村民對是否應該保護本村的歷史建筑似乎還未形成共識。此前,廣州海珠區瀝滘村便發生過村民聯名上書政府,反對將自己的家宅列為歷史建筑的風波。在增城區的夏街村,舊改項目盡管目前尚未正式啟動,但由于個別村民保護意識比較薄弱,自主把老建筑拆建成小洋樓的現象亦比比皆是。

  當然,馬向明指出,也有很多城市更新項目在處理發展和歷史文化遺產保護利用的關系上做得不錯。譬如2007年,廣州天河區獵德村開始城市更新改造,采用“政府主導,村民為實施主體”改造模式,由村股份公司與區政府合作。改造后,風貌、地價、綠地等設施均有了巨大的提升,同時保留了傳統民俗文化及林氏祠堂、梁氏祠堂等傳統建筑。

  以微改造推動歷史風貌建筑保護修繕

  華南理工大學建筑學院副院長、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創新研究中心主任王世福教授日前指出,城市更新的形式不再僅是簡單的“拆除重建”,也包含了歷史街區活化、環境綜合整治、建筑功能改變等多樣性的更新活動。在他看來,城市更新應該設定清晰的文化目標,建成環境包含的文化屬性代表著獨具特色的城市文化,是城市的魅力所在。

  據了解,微改造是在維持現狀建設格局基本不變的前提下,通過建筑局部拆建、建筑物功能置換、保留修繕,以及整治改善、保護、活化,完善基礎設施等辦法實施城市更新,深入挖潛“三舊”項目特別是舊村歷史文化底蘊,推動歷史風貌建筑保護修繕,促進公共空間微更新,改善公共環境,提升社區業態。譬如,廣東這些年實施的恩寧路(永慶坊)、黃埔古村、泮塘五約、麻涌鎮古梅鄉韻、東華里等改造,就把文旅元素有機融入到“三舊”改造項目,重視保留歷史建筑與特色景觀,修復文保建筑,保留原有街巷肌理,提升老區環境質量,通過引入新產業,促進改造區域產業多元化發展。

  而記者在廣州市有關部門最近發布的31條粵港澳大灣區歷史文化游徑線路中看到,“夏街村古驛道-石王廟-增城革命烈士紀念碑-增江畫廊景區”赫然在列,面對夏街村即將迎來的舊改項目,這一定程度上也相當于提前為該村的上百座歷史建筑上了一道保險。

  應制定一套強有力的前置制度

  不過,在舊改過程中,如何確保那些真正有價值的歷史文化資源得到嚴格有效的保護,仍然不容忽視,在廣東省三舊改造協會專家看來,政府很有必要為城市更新中的歷史文化資源保護制定一套強有力的前置制度。

  而就目前的現實情況來看,丁卓明認為,影響歷史文化遺產保護的政策障礙還不少。譬如,歷史文化保護與城市發展統籌不足,管理流程中缺乏關鍵環節的管控,管理部門間缺乏必要聯動機制,活化利用存在技術、制度及利益平衡等的政策障礙,立法、監督管理機制、資金保障等各項保障措施都亟待健全。

  她建議,應該加強“三舊”改造中歷史文化保護的規劃管理,完善“三舊”改造中歷史文化保護的配套政策,同時要完善創新,鼓勵合理利用,加強“三舊”改造中歷史文化保護的實施管理,加強保障措施等。在她看來,各市在組織“三舊”改造規劃修編或編制“三舊”改造單元規劃時,就應該加強對各類保護對象的保護措施、保護區劃等內容的審查,同時對文化遺產的原址保護,建立補償機制與獎勵機制,例如對提供歷史文化保護的“三舊”改造項目,在滿足公共配套設施、公共空間用地安排并符合有關技術標準的前提下,對原批準的容積率進行適當調整,獎勵一定建筑面積。若城市規劃確定不適合在“三舊”改造范圍內進行容積率獎勵,在符合城市規劃相關要求的情況下,可視具體情況實行異地轉移補償。

 
 
[ 園林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推薦圖文
推薦園林
點擊排行
 
 
北京彩票中奖 好友麻将下载免费下载 欧洲足球即时赔率 甘肃平凉麻将游戏规则 黑龙江11选5 甘肃十一选五今日开 南宁1元友乐麻将微信群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c贵丰配资 安徽十一选五牛走势 探球比分即时篮球比分 股票配资流程 河北福利彩票排列7走势图 17玩湖南麻将有没有外挂 打成都麻将怎样成为高手 股票涨跌情况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 188冰球比分直播